泡书阁 - 网游竞技 - 出狱后禁欲前夫夜夜上门求生崽在线阅读 - 第5章 净身出户

第5章 净身出户

        顾眠浑身的血液像是被凝固住,一股寒意顺着她的脚底须臾间蔓延至她的四肢百骸,几乎要把她冻僵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太天真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以为自己能争取,以为他会如杨妈所说,为了孩子收心。



        但原来在他的心里,他们的孩子,也没有尹落雪重要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的孩子,是不被父亲欢迎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痛苦地闭上了眼睛,眼泪顺着脸庞滑落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你不喜欢落雪,但她的身体的确不好,你体谅一下。”厉霆深看着她苍白如纸的脸,安抚道,“你如果想要孩子,等她的身体好一点,我们再规划也不迟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扯了扯唇角。



        如果她现在跟厉霆深说她怀孕了,那他一定会立刻带她去医院打胎的吧?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孩子是她为数不多的亲人之一了,她绝对不能让孩子因为尹落雪而打掉!

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顾眠擦去脸上的眼泪,“你先忙,我不打扰你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落荒而逃,回到云悦湾,收拾好自己的东西,跟杨妈叮嘱了几句,便拖着行李箱出了门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本想找家酒店先住下,但在出租车上接到了舅舅的电话,立刻赶了过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开门的是舅妈王淑兰,一看见顾眠,立刻殷勤地迎她进门,“眠眠,你可算是来了,舅妈想死你了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她看见顾眠除了行李箱空空如也的手,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!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急忙开口道,“舅妈,不好意思,我来得匆忙,没来得及给你买礼物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眠眠,快进来。”舅舅顾致远走了过来,“你以前哪次来没给我们带东西,不用这么客气。你出狱了怎么也没通知我,我好去接你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下着雨我就没打扰你,舅舅,你最近好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老样子。”顾致远看见玄关处的行李箱,问道,“你怎么拎着行李箱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要离婚了,从云悦湾搬出来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离婚?”王淑兰尖锐的嗓音响起,“是厉霆深提出来的?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轻轻摇头,“是我想离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不是疯了!”王淑兰着急的道,“厉家可是华国首富,多少人削尖脑袋想嫁进去呢,你倒好,主动离婚?你是不是坐牢坐傻了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给我闭嘴!”顾致远瞪了妻子一眼,义愤填膺地开口道,“当初厉霆深没去验证视频的真假就直接把眠眠送去坐牢,换成任何人也会死心的,离就离!外婆虽然走了,但舅舅会给你撑腰,你搬到这里来住,舅舅也好照顾你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急忙拒绝,“不用,我会自己租房子,然后找工作,舅舅,你不用担心我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家里又不是没有房间,干嘛花钱租房。”顾致远说着就去拿行李箱,“这事就这么定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听你舅舅的吧。”王淑兰附和了一句,立刻问道,“眠眠,离婚也行,那你准备要厉家多少财产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净身出户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什么!”王淑兰顿时炸了,“我看你真是疯了,怎么能净身出户呢!没有钱你去喝西北风吗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舅妈,我签过婚前协议的,本来就不可能分走厉家的财产。”顾眠转移了话题,“对了舅舅,外婆临终前交给我一块玉佩,还说什么我的身世,这是怎么一回事啊?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致远的眼神有着一瞬间的闪烁,但很快镇定自若道,“既然是外婆给你的,你好好收着就是了。至于她说的什么身世......就是在感叹你的身世可怜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并没有怀疑,“虽然我从小无父无母,但外公外婆给了我全部的爱,我并不觉得自己可怜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能这么想,他们在天之灵就能安息了......”

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

        晚上十点,厉霆深回到云悦湾,主卧里却没有顾眠的身影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拿出手机给顾眠打电话,却根本打不进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厉霆深下楼叫来杨妈,“太太人呢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太她搬走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厉霆深蹙眉,“什么时候搬走的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上午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杨妈欲言又止,顾眠离开前跟她说,绝对不能把怀孕的事情告诉厉霆深,不然就会害死孩子,所以她不敢说。



        杨妈递上一份文件,“这是太太留下的离婚协议书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厉霆深接过来翻看了一下,冷笑出声,“净身出户,她还真是出息了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先生,太太铁了心要离婚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事可由不得她说了算!”厉霆深烦躁地扯了扯领带,“她搬去哪里了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太没说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厉霆深径直往外走去,吩咐司机开车。

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

        客房里,顾眠洗了澡正要睡觉,手机突然响起。



        是一个陌生号码。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划开接听,“你好,哪位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下楼。”电话那端传来熟悉的低冷声音。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拿着手机的手一僵,开口道,“我已经睡下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给你十分钟下楼,不然这个小区所有的人,今晚都别想睡觉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看着被挂断的电话,犹豫片刻,还是换上衣服下了楼。



        单元门前停着一辆黑色劳斯莱斯,身形修长笔挺的男人靠在车旁抽着烟。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走上前,跟他保持了一定的距离,平静地开口道,“这么晚找我什么事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什么事!顾眠,我昨晚说的话你当耳旁风了是吧?居然敢拟离婚协议,还敢离家出走?”厉霆深用力抽了一口烟,“现在上车跟我回家,我可以不跟你计较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离家出走......”顾眠苦笑,“你真的觉得,那里是我的家吗?如果是,那我的丈夫怎么会夜不归宿陪在别的女人身边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说来说去还是因为落雪的事,顾眠,你的心胸能不能不要这么狭隘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我要怎么做才算不狭隘?笑着看你们亲热,继续给她输血,还是再去坐几年牢?”顾眠看着他,“霆深,当初我们的婚姻算是利益交换,但我是人,不是尹落雪的供血机器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厉霆深勾唇冷笑,“你也知道这段婚姻是利益交换,当初你为了让你外婆得到救治才嫁给我冲喜,现在外婆走了,你就急着离婚,过河拆桥拆到我头上来了,嗯?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疲惫地闭了闭眼,“那我把这几年外婆在厉氏医院花的钱还给你,这样总不算过河拆桥了吧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厉霆深胸口的怒意顷刻间燃起,“你再说一遍!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直视着他满是怒意的双眸,“你算下多少钱,我先给你打欠条,分期还你,利息你定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话音刚落,面前的男人突然扔掉手里的烟,大步走上前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没等顾眠反应过来,整个人就被男人圈进怀里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下一秒,不盈一握的腰肢被搂住,顾眠只觉得天旋地转,很快被男人抵在了车身上!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干......唔......”



        开口的话语被堵住,男人的薄唇吻住她的唇,霸道的吻掠夺了她的呼吸,令她喘不过气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唔......”顾眠奋力反抗,双手却被他禁锢。



        良久,厉霆深才意犹未尽地放开了她,眼底的怒意已经尽数变成了毫不掩饰的浴望,低沉的嗓音里带着一丝魅惑,“不想我在这里办了你,就跟我上车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