泡书阁 - 网游竞技 - 出狱后禁欲前夫夜夜上门求生崽在线阅读 - 第17章 她在发光

第17章 她在发光

        厉星泽笑笑,“我哥才不会去呢,他最心疼落雪了,是不会原谅顾眠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下一秒,厉霆深便起身去了厨房。



        厉星泽:“......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哥不愧是长孙,最孝顺奶奶听奶奶的话!”厉星泽急忙找补。



        厉老夫人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。



        厉霆深来到厨房,看见顾眠一个人在西厨区域做蛋糕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很专注,做个蛋糕像对待艺术品一样认真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三年来,厉霆深其实很少注意这个冲喜妻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抗拒她的存在,甚至在情事上还出乎意料的贪恋,但除了在床上,他好像从来没有好好注意过她。



        此刻他突然发现,专注的顾眠,身上是在发光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厉霆深不知道自己哪来这些胡乱的思绪,敛了敛神,走到她身边,“开饭了,先去吃饭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先吃吧,我快好了,马上过来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奶奶发话了,你不在不动筷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自然分得清轻重缓急,这种场合让厉家人等她,是会招恨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只能先把蛋糕放进冰箱,跟着厉霆深去了餐厅。



        厉老夫人看见顾眠,原本不悦的脸上立刻浮现出笑容,“眠丫头来啦?快坐下吃饭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好意思,让大家久等了。”顾眠先道了歉,才在厉霆深身旁坐了下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动筷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厉老夫人发了话,众人才拿起筷子开吃。



        厉星泽眼珠子一转,起身用公筷给顾眠夹了一只虾。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一怔,不解地看着眼前这张跟厉霆深有三分相似的脸。



        其他人也诧异地看着他。



        厉星泽笑着开口道,“嫂子,监狱里伙食一定很差吧?你都瘦了,多吃点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厉霆深眉心一蹙!



        “星泽!”厉老夫人看着自家孙子,眼神里满是警告,“不许胡说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哪里胡说了?”厉星泽一脸无辜,“嫂子是没坐过牢?还是没变瘦啊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......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奶奶。”顾眠没等厉老夫人训斥,便抢先开了口,“星泽没说错,我坐过牢是事实,没什么不能说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她很清楚,越是逃避抗拒,别人越是会拿这件事攻击羞辱她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与其揣着毫无意义的自卑,还不如坦然面对。



        脸这种东西,从她坐牢那天起就注定没有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厉老夫人心疼地看着顾眠,“你已经很委屈了,奶奶不能让你在自己家还被人嘲笑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她有什么委屈的?”厉星泽义愤填膺地开口道,“她只坐了一年的牢,现在一点损失都没有地回来了,可怜的是落雪,一辈子都要坐轮椅了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尹落雪低头,看着自己的双腿,面露痛苦,但还是吸了吸鼻子,装作没事人一样开口道,“星泽,你别说了,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。我当初就说过,我不怪顾眠,所以只让她坐一年牢就够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勾唇,只觉得可笑至极。



        厉星泽看见顾眠的表情,顿时更生气了,“你这是什么态度!落雪对你这么好,你还不知足是吧?有我在,你休想再动落雪一根头发!像你这种女人,就应该在监狱里关一辈子,免得出来祸害别人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厉老夫人正要开口,便听见一道低沉冰冷的嗓音缓缓响起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够了没有?”



        众人循声望向了一直没说话的厉霆深。



        男人脸色阴沉,周身氤氲的低气压仿佛令空气中的温度都骤然下降了几个度。



        厉霆深抬眸,望向厉星泽。



        厉星泽只觉得脊背一凉!



        从小他就怕他哥,哪怕现在长大了,他哥一个眼神,都能让他不寒而栗!



        厉星泽紧张地咽了咽口水,问道,“哥,我......我说错什么了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奶奶不是说过,这件事谁也不许再提,你是聋了还是不把她老人家的话当一回事,嗯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厉星泽刚要解释,便又见他开了口,“顾眠是我的妻子,我都没说什么,轮得到你在这里批判她?当着我的面都敢这么骂她,我要是不在,你岂不是要拿刀杀了她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厉星泽的脸色倏地一下白了,又怂又气地开口,“哥,你以前从来不管这些事的,今天怎么帮起顾眠来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有帮她。”厉霆深拿起高脚杯,喝了一口红酒,冷声道,“只是想提醒你们,顾眠哪怕是我养的一条狗,也轮不到别人来训,明白了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尹落雪暗暗咬了咬牙,脸上始终挂着温柔甜美的笑意,“霆深哥,你怎么能把顾眠形容成狗呢?星泽以后不会训她了,你别因为这点小事伤了兄弟和气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是落雪懂事。”厉老夫人笑着道,“不像星泽,在娱乐圈野惯了,没规矩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尹落雪受宠若惊,厉老夫人向来是不喜欢她的,平时见面不管她多主动多热情,也只是冷淡地应付一声,今天还是第一次夸她。



        尹落雪急忙卖乖,“多谢奶奶,奶奶,我给您盛碗汤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些小事,让我孙媳妇来就好了,不劳烦你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尹落雪正准备去盛汤的手僵在空中,格外尴尬。



        厉星泽急忙解围,“落雪,你够不到,我来盛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尹落雪这才尴尬地收回了手。



        厉老夫人继续道,“落雪刚刚说得没错,你们兄弟两个不能伤了和气,尤其今天是在家宴上闹成这样,成何体统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厉星泽把汤送到厉老夫人面前,“奶奶,我知错了,您别生气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老了,黄土埋脖子的人,不奢求其他,就盼着霆深和眠丫头能早点给我生个曾孙,可天不如人愿,眠丫头硬是被你们送进监狱受了一年的苦。”厉老夫人抹着眼泪,“你们这一送,硬是让我抱曾孙的心愿又拖了一年!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放在桌子下的手揪着衣角。



        厉老夫人如果知道她怀孕了,一定会很开心,只是这个孩子,是注定不能被厉家人知道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厉星泽安慰道,“奶奶,那是她自作自......”



        想起刚刚厉霆深的眼神,他硬是把后面的话吞回了肚子里。



        厉老夫人擦了擦眼泪,继续道,“现在眠丫头好不容易回来了,这个家却变得乌烟瘴气,你们两兄弟都敢在饭桌上吵架了,看样子是我这个老太婆站出来整顿的时候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厉星泽心里咯噔一下,“奶奶,您想怎么整顿啊?”



        该不会是要没收他的银行卡吧!



        厉老夫人望向尹落雪,“说来说去,所有的事情都是因为落雪而起,厉家和尹家虽说是世交,又是一墙之隔的邻居,但毕竟不是至亲,还是应该有边界感才好。以后像这样的家宴,落雪就不必来参加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