泡书阁 - 网游竞技 - 出狱后禁欲前夫夜夜上门求生崽在线阅读 - 第73章 你监视我

第73章 你监视我

        电话响起的时候,顾眠正在给病人把脉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看了一眼手机屏幕,直接调成静音,继续专注工作。



        等看完这一拨病人,已经是两个小时后。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活动了一下脖子,喝了半杯水,这才有时间拿起手机。



        手机上有两个厉霆深的未接来电。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这才想起,那晚吵架后,厉霆深没有给他打过电话,她也就忘记拉黑他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心里很清楚,只要他们一天没有离婚,就不可能真的断绝联系,所以拉黑没有任何意义。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懒得理会,直接无视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

        因为顾眠没接电话,厉霆深一整天都是低气压,连程序都不敢轻易进总裁办。



        等到下班的点,厉霆深自己开车去了中医堂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中医堂也到了下班点,但门口还有人排队等着看病。



        厉霆深拿出手机给顾眠发了一条短信:【我在中医堂外面,你能出来一下,我们聊聊。】



        半小时过去,发出去的短信像是石沉大海,没有任何回复。



        厉霆深继续发:【你不出来的话,我进去找你。】



        隔了几分钟,顾眠终于回复:【如果不是离婚,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谈的,我在忙,没空见你。】



        厉霆深的太阳穴突突狂跳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以前怎么没发现,顾眠这么难哄?



        厉霆深一直坐在车里,从傍晚等到晚上十点钟中医堂关门。



        值班医生离开的时候,是顾眠出来倒垃圾,顺便关门。



        厉霆深刚要下车去找她,突然看见一辆熟悉的黑色宾利停在中医堂门口。



        裴谨川从驾驶座上下来,手里拎着不少东西,去按响了中医堂的门铃。



        没一会儿,顾眠便来开门,两个人没说几句话,便一起进去,大门被紧闭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厉霆深的脸色阴沉得像是能滴出水来,再也压制不住内心的怒火,直接下车大步走了过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门铃再次响起时,顾眠只觉得意外。



        按理这个点是不会有人来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去开了门,看见厉霆深站在门外,脸色并不好看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顾眠蹙眉,“我不是说了,我们之间除了离婚,没什么好谈的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一天没离婚,你还是我的妻子。”厉霆深冷声道,“你跟我这个丈夫没什么好谈,跟别的男人倒是能大半夜独处一室,是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猜到他指的是什么,大方承认,“裴先生来找我说小宝的事情,算是我的工作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工作?”厉霆深冷笑出声,“顾眠,假公济私算是被你玩明白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唇角微抿,“我的事情跟你没有关系,请你离开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还没有离婚,你的事情当然与我有关。”厉霆深的视线越过她,往屋里看去,“我离开,好让你们继续在这里谈心是吗?顾眠,你是不是还想着怎么给我戴绿帽,嗯?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气得指尖轻颤,“我没你这么无耻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生气了?”厉霆深勾唇,脸上却毫无笑意,只有冰冷刺骨的寒意,“是被我戳中了心思,恼羞成怒了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......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刚要开口,身后传来的声音便打断了她的话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厉总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裴谨川走了过来,“我想哪怕是要离婚了,也不应该随意往女孩子身上泼这样的脏水吧?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他站在顾眠身旁,对着厉霆深解释道,“小宝躁郁症犯了,我过来跟顾眠聊聊治疗方案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吗?”厉霆深淡笑一声,“小宝病了,裴先生还有心思找我太太吃宵夜?”



        裴谨川笑笑,“正因为小宝病了,我没吃晚饭,想着来这里边吃边聊,能节约点时间而已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厉霆深挑眉,“那上次呢?大半夜来找顾眠独处近两个小时,也是拿小宝当幌子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眉心微蹙,“厉霆深,你监视我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这么卑劣,但是好巧不巧,刚好撞见了。”厉霆深冷然道,“第一次我没来戳破,是出于对你的尊重,可是顾眠,我无法忍受你一边连面都不跟我见,一边跟别的男人聊得热火朝天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再说一遍,我的事情跟你无关。”顾眠的小脸冰冷紧绷,“你如果这么怕我给你戴绿帽,就请抓紧时间跟我离婚,现在,请你离开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厉霆深深深地看了顾眠一眼,转身离开。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闭了闭眼,平复好心情后,转身望向了裴谨川,“裴先生,小宝还在家里,你早点回家陪他吧,明天我会去看小宝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也好。”裴谨川点头,“你一会儿把桌上的东西吃了,早点休息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目送裴谨川上车离开,刚要关门,一双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突然拦在了门框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看见去而复返的男人,浑身的神经瞬间紧绷了起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从厉霆深的眼里看到了危险的气息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顾眠死死按着门,“我不是让你离开了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听我的话,还妄想让我听你的?”厉霆深轻而易举地就推开门走了进来,并且把门关上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。”顾眠防备地看着他,“厉总还是回去陪着心上人吧,要不然尹落雪知道你这么晚还来找我,又会犯病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厉霆深勾唇,“厉太太这是吃醋了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......”顾眠顿时无语,“你觉得我有这么贱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厉霆深一怔,一把拉住她的手腕,“吃我的醋就是贱吗?顾眠,你真的这么恨我?恨到连自己对我所有的感情都可以轻易抹去?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鼻子泛酸,苦涩一笑道,“与其说恨你,不如说是恨我自己,你没有错,你只是不爱我,你只是在我和你爱的人之间选择了她,所以错的人是我。我恨自己为什么要这么爱你,爱你的代价是被伤得千疮百孔,就是我的报应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霆深,我每次看见你,都会想起自己曾经的愚蠢,就会多恨自己一点,所以请你放过我吧。我知道你有超乎常人的占有欲,我可以承诺,离婚之后我不会跟别的男人发生什么,尤其是裴谨川。就算我要再婚,也会等你先跟尹落雪结婚,这样可以了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