泡书阁 - 网游竞技 - 出狱后禁欲前夫夜夜上门求生崽在线阅读 - 第125章 你是找死

第125章 你是找死

        尹落雪高傲的道,“来这里当然是看病的,拜你所赐,我妈妈在监狱里受了不少苦,今天你就好好给她检查检查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淡笑道,“你就不怕我检查出她的身体没有病,根本达不到保外就医的标准,她被重新送回监狱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敢!”尹落雪怒拍桌子,“顾眠,你敢这么做,我就弄死你,我现在弄死你,可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......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淡定地靠在椅背上,“那你尽管试试,大不了同归于尽咯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跟我同归于尽,你也配!”尹落雪得意的道,“顾眠,你是真不清楚自己的现状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”顾眠饶有兴致,“我什么现状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已经问过宏宣了,霆深接管厉氏集团这些年,每个月的确有不少分红进他的私人账户,但顶多也就几十个亿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而且他的开支都是从私人账户扣除的,以他的消费水平,肯定没剩下多少了,所以顾眠,我奉劝你一句,不想死的话,就给我夹起尾巴做人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就算你夹起尾巴了,那点存款也撑不了两年,还是你觉得,你在这小小的中医堂真能赚到钱吗?你那点收入算个屁!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面不改色,“我们夫妻要怎么过日子,跟你没有关系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挺淡定,该不会是霆深给你的底气吧?”尹落雪笑道,“我听说霆深已经注册了公司,你是不是觉得他肯定能大干一场,然后成为过去那个无所不能的厉霆深啊?妈妈,你看她多天真哈哈哈哈哈......”



        何美茹也忍不住笑出声,“顾眠,你觉得惹怒厉宏宣的人会有好下场吗?我不妨告诉你,宏宣已经发话出去了,不许任何人跟霆深合作,不然就是跟厉氏集团作对。所以霆深就算是注册了公司,也很快会因为经营不善倒闭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蹙眉。



        原本以为他们可以从此井水不犯河水的,但没想到厉宏宣根本没准备放过他们。



        放眼帝都,没有人能抗衡得了厉氏集团,更别说现在势单力薄的厉霆深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样,怕了吗?”尹落雪看见顾眠失神的样子,很是得意,“顾眠,别说我没给你机会,你现在给我下跪道歉,没准我能放你一马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在说梦话吗?”顾眠抬眸重新望向她,“这么喜欢让人给你下跪我这边建议你直接去死,死了自然会有人给你跪下送终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敢咒我死!”尹落雪怒道,“我看迫不及待想死的人是你!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刚要开口,门口突然传来一道不悦的嗓音,“你想让谁死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屋里的几人纷纷望向门口的路朗先生。



        路朗先生德高望重,没人敢不给他几分面子,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路朗先生。”何美茹客气地打了招呼。



        路朗先生走了进来,打量着尹落雪的腿,“尹小姐什么时候找到名医治好腿了,我怎么不知道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尹落雪微笑道,“哪有什么名医啊,是我自己运气好,突然就能动能走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”路朗先生淡笑,“不知道是我医术不佳还是孤陋寡闻,居然不知道受损的神经都能自愈,这世界之大,真是无奇不有......”



        尹落雪怕自己说漏嘴,急忙转移话题,“路朗先生,你这个徒弟也太不像话了,我是来看病的,她居然敢羞辱我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顾眠是我唯一的徒弟,也是中医堂的接班人,她有什么过错,我来承担,尹小姐要算账,找我就是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尹落雪讪讪一笑,“路朗先生说笑了,我怎么可能找您算账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可能最好。”路朗先生盯着她,“我知道尹小姐现在攀上了厉董这根高枝很了不起,但我想奉劝你一句,乐极生悲,人在得意的时候,最好还是收敛着点,别到处得罪人,否则一旦失意,就会万人踩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刚刚说要弄死我的徒弟,那我也可以告诉你,我虽然医术不佳,但人脉还是在的,帝都也有不少人欠我人情,要是我联合他们一起对抗厉董,一鲸死万物生,我想他们会很乐意的,尤其是孙家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尹落雪一惊。



        孙家跟厉家向来是死对头,原本是不分伯仲的,但这几年因为厉霆深接管了厉氏集团,直接压了孙家一头。



        如果孙家带头,结合其他力量对付厉家,厉宏宣未必能应对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路朗先生说的是哪里话,我们今天就是来看看顾眠。”何美茹急忙打圆场,“落雪跟顾眠是老相识了,也经常拌嘴,不碍事的。我们这就走了,再见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何美茹就直接拉着尹落雪离开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望向路朗先生,“谢谢师父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付这种人就不能客气。”路朗先生道,“上次她给你下药想让你跟厉宏宣发生关系的事情我听说了,简直可恨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师父,我知道怎么保护自己的,而且我已经在跟霆深学习防身术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但师父不能坐视不理,怎么也得给她一点警告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

        晚上,尹落雪来到厉宏宣的私人别墅,“宏宣,我给你带了两瓶上好的红酒,今晚我们......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啪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尹落雪的话还没说完,厉宏宣就抬手,重重给了她一巴掌。



        尹落雪猝不及防,他下手又重,直接被打得摔倒在地,手里的红酒瓶全碎裂在地。



        尹落雪的脑袋嗡嗡作响,等反应过来,不敢置信地抬头看着他,“你打我干什么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打你都算轻的!”厉宏宣如毒蛇般的双眸攫住她的脸,“蠢货,居然去招惹顾眠?谁让你去的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顾眠?”尹落雪瞪大了双眸,“你因为顾眠打我?你疯了吧!你还说你不是看上那个贱人了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蠢货,我之前不动顾眠,你以为我真的是看她漂亮养眼舍不得下手吗?是因为她师父路朗先生!”厉宏宣扯了扯身上的领带,烦躁的道,“今天你去挑衅顾眠,路朗先生亲自打电话到我这里,说谁都不能动他徒弟一根头发,不然他就来拼命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知道他的人脉有多强大吗?我对他都要客客气气的,你倒好,亲自去中医堂找事,我看你也不是找事,你是找死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尹落雪站起身,委屈地开口道,“我怎么知道路朗先生那么护着顾眠......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给我听好了,我和霆深再怎么斗,归根结底都是厉家的家事,外面的人不敢来插手,但你得罪路朗先生,一旦他结合自己的人脉帮助霆深,事情就没这么简单了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尹落雪急忙拉着他的手道歉,“对不起宏宣,我知道错了,我不是故意的......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给我死远点!”厉宏宣一把甩开了她,拿起外套往外走去,“蠢货,没什么事别来烦我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尹落雪追出去,厉宏宣已经上了车,一脚油门走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给程序打了个电话,确定了尹落雪说的是真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厉宏宣果然在处处打压厉霆深,甚至可以说是不给他留活路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太,您可千万别跟厉总说是我告诉您的,他交代过不让我多嘴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,你放心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挂上电话,内心惴惴不安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白天上班,晚上回家时厉霆深的心情是很好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出这么大的事,他不可能不焦虑,所以一定是为了不让她担心才强颜欢笑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正失着神,季太太的电话突然打了进来,“顾眠,我有个重要的消息要告诉你!关于厉总的!”

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