泡书阁 - 网游竞技 - 出狱后禁欲前夫夜夜上门求生崽在线阅读 - 第156章 失去孩子

第156章 失去孩子

        顾眠眉心微蹙,下一秒,赫然看见尹落雪身下涌出的血。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狠狠一颤,脑海中猛然回忆起上次她失去孩子时的场景。



        也是这样,流了很多血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永远忘不了那时的绝望和痛苦。



        众人围上来时,只看到脸色苍白一脸怔愣的顾眠。



        和一头冷汗痛苦捂着肚子的尹落雪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她这是怎么了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呀!流了好多血,该不会是流产了吧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厉宏宣闻声赶来,急忙扶起尹落雪,“落雪,出什么事了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她......”尹落雪强忍着痛苦,抬起颤抖的手指向顾眠,“是顾眠推我,她要害死我肚子里的孩子......救救孩子......宏宣,求求你救救孩子......”



        厉宏宣脸色铁青,“来人!医生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刚赶来参加晚宴的路朗先生走上来,来不及多问,立刻给尹落雪诊脉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孩子保不住了,立刻送医院,保下大人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哟,我不活了!”何美茹直接坐在地上哭闹了起来,“杀人了!杀人了!大家都来评评理啊!顾眠杀了我未出世的外孙啊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顾眠!你也太狠毒了!居然连一个未出世的孩子都容不下!这可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啊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活了......我可怜的落雪,可怜的外孙啊......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定定地看着尹落雪身下的血,脸色愈发苍白,看上去更像是害人之后心虚害怕的表现。



        碍于厉霆深和路朗先生的关系,在场的人不敢轻易站队,纷纷选择围观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哭够了没有!”路朗先生望向何美茹,“我把话放在这里,我的徒弟只会救人,不会害人,这件事一定不是大家看到的这样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是现在人命关天,必须先把尹小姐送去医院救治,然后慢慢调查真相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何美茹开口道,“路朗先生,我当然相信您的为人,但顾眠只是您的徒弟,不是您的亲生女儿,您怎么能保证她的人品跟您一样好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家有所不知,一年多前,顾眠就曾经亲手把我女儿落雪从楼梯上推下去,导致她瘫痪坐轮椅,顾眠也是因为这件事才去坐了一年牢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落雪得上天眷顾,好不容易痊愈,终于摆脱了轮椅,能像正常人一样行走,也怀上了孩子,可顾眠却不肯放过她,亲手杀了她肚子里的孩子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女人简直是蛇蝎心肠!”



        路朗先生冷声道,“再不送医院,大人可就保不住了,你如果光顾着往我徒弟身上泼脏水而害死了你女儿,可怨不了别人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来人。”厉宏宣叫来保镖,“把她送去医院,把这里清理干净,别影响大家的兴致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尹落雪一怔,“宏宣,我都流产了,你还要继续这场酒会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厉宏宣懒得理会她,看了保镖一眼,“聋了?”



        两个保镖立刻抬起地上的尹落雪,把她带离了现场。



        何美茹只能起身跟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但也只有她一个人跟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酒会继续。



        路朗先生扶着顾眠坐下,“眠眠,你怎么了?被吓着了?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艰难地回过神来,“师父,尹落雪的孩子保不住了,是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路朗先生开口道,“本来就很难保住,按理应该躺床上静养,但她不听劝,不仅跑来这里,还摔了这么一跤,怎么可能保得住?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闭了闭眼,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是她自己不想保孩子,所以栽赃在我身上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路朗先生抬头看了一眼,“这里有监控覆盖,我去查查监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要栽赃给我,她一定提前做好了准备,不会让监控拍到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笑笑,“而且她变聪明了,知道我对她会有所防备,连挑衅都懒得挑衅了,而是在我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出手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

        路朗先生不死心,还是去查了监控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正如顾眠所言,宴会厅现场的监控今晚全都关闭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据说是有人来替厉家传话,说为了保护宾客的隐私,必须关闭监控。



        酒店不敢得罪厉家,所以照做。



        在场的宾客虽然多,但基本都忙着交际应酬,事发地点又是在角落里,根本没人留意到当时的情况。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百口莫辩。

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发生了流产的大事,但丝毫没有影响这场酒会。



        厉老夫人当众宣布顾行知是顾家流落在外的亲孙子,厉宏宣也宣布由顾行知正式接管厉氏集团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晚过后,顾行知正式接任厉家继承人,成为帝都新贵。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为他高兴,不是因为厉家有钱有势,只为他找到了自己的亲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厉宏宣薄情寡义,她不觉得他会对顾行知有多疼爱,但厉老夫人不一样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有个爱他的奶奶,或许能稍稍弥补他在亲情上的贫瘠。



        酒会九点钟结束。



        厉宏宣走到顾眠面前,“医院那边打来电话,尹落雪的孩子没有了。顾眠,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交代?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淡淡一笑,“厉董是何等聪明的人,怎么可能看不透这件事的前因后果?所以你要的交代,应该没表面上这么简单吧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跟你这种聪明人说话就是轻松。”厉宏宣喝了一口红酒,“现在可没有证据证明你是清白的,我失去了孩子,是受害者,当然应该得到补偿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厉董倒是说说看,想要从我身上得到什么补偿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要东郊的项目。”厉宏宣开门见山,“那个项目在霆深手里,只要你能让他把项目让给我,今晚的事情,一笔勾销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不禁在心里为那个孩子感到悲哀。



        母亲为了保住自己的命,选择放弃他。



        父亲在他没了之后,没有丝毫的难过,继续应酬不说,还在试图用他最后的价值换取自己想要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厉董,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,不可能。”顾眠淡然道,“我没做的事情,自然不需要承担任何代价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总不能平白无故失去一个孩子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这么觉得。”顾眠笑笑,“所以你应该去找尹落雪要一个说法才对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,当初尹落雪在海城害我,被霆深护住,让何美茹去顶罪,不代表这事在我这里翻篇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尹落雪包括他表哥何勇,这些想要伤害我的人,他们的一举一动,我都让人盯着,二十分钟前,我的人已经查到何勇在前天去黑市买流产药,并且交给了尹落雪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至于流产药是谁吃的,不言而喻。当然,口说无凭,晚点我会把证据发给你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厉宏宣的脸色难看极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奶奶还在等我,厉董,告辞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说完,直接离开。

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

        顾行知喝了酒,由司机开车回御华府。



        出电梯后,顾行知开口道,“奶奶,您先进屋,我跟眠眠说几句话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等厉老夫人进屋,顾行知才开口道,“眠眠,今晚的事情,我没有当场站出来为你说话,你别生气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怎么会生气呢?”顾眠淡然道,“如果我没做过,不需要你为我站队。如果真是我做的,你站出来也没用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当然不会做这种事。”顾行知看着她,“就算你恨尹落雪,也不会伤害她肚子里的孩子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点头,“行知,今晚你一直被人围着,我都没机会祝贺你。恭喜你找到自己的亲人,希望你以后一切顺遂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行知抬手握住她的双肩,“眠眠,谢谢你。更让我庆幸的是,你一直在我身边,希望我们能永远这样下去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,我们永远是家人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话音刚落,一旁的电梯门突然被打开。



        厉霆深看着眼前含情脉脉对视的两个人,瞳孔骤然紧缩了一下!



        62txt.com      qb5200.org      wwsk.net      97xs.com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dao.com      rmtxt.com      rkxsw.com      nzxsw.com



        xiaoshuolu.com      ygshu.com      16k.cc      123sh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