泡书阁 - 网游竞技 - 出狱后禁欲前夫夜夜上门求生崽顾眠厉霆深在线阅读 - 第2章 我们离婚

第2章 我们离婚

        顾眠的心痛到快要窒息,拉着厉霆深的裤脚哀求道,“霆深,我求求你帮我跟监狱疏通一下,外婆刚走,我要留下来为她守灵送终处理后事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厉霆深蹙眉,“监狱这种地方不是用钱能疏通的,我知道你伤心,但说话也要过过脑子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没过脑子吗?”顾眠抬头望向他,“我坐了十一个月的牢,被带离监狱给尹落雪输了四次血,不都是你花钱疏通的吗?为什么现在不行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不一样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哪里不一样了?”顾眠强忍着悲痛继续哀求,“我知道在你心里,谁都没有尹落雪重要,但死者为大,外婆把我抚养长大,她死前我在坐牢没能在床前尽孝,死后守灵是我必须做的,总不能让她孤零零的,连个送终的人都没有吧?霆深,当我求你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是还有个舅舅吗?我也会帮忙,让外婆体体面面的走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不是钱的问题。”顾眠的眼泪怎么也止不住,“人已经走了,花再多钱办后事没有意义,我只想最后送外婆一程。霆深,只要你答应我,以后无论要我给尹落雪输多少血都行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觉得输血是你的筹码,是作为交换的条件?”厉霆深居高临下地看着她,低冷的嗓音如终年不化的积雪,“顾眠,这是你欠落雪的,要不是你,她就不会坐轮椅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痛苦地闭上了眼睛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年前,尹落雪从楼梯上摔下来,伤到腰椎导致下半身瘫痪,诬陷是顾眠推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厉家上下没有人相信顾眠,没有监控,没有人证,她无法自证清白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最后,她的丈夫厉霆深对她说:“顾眠,落雪痛不欲生,你如果不接受法律制裁,她这口气就永远不可能咽下。伤人致残要判三到十年,落雪善良,只要你坐一年的牢小惩大诫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只觉得可笑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当然不愿意,要求警方介入调查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尹落雪却拿出了一段视频,里面是她推尹落雪下楼的画面,彻底定了她的罪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永远忘不了视频播放时厉家人看她的眼神。



        厌恶、憎恨,仿佛跟她呼吸同样的空气都是脏的......

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最终还是被厉霆深的保镖送回了监狱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因为失血过多伤心过度,在床上整整躺了两天。



        直到第三天,在监狱的活动室里,电视上正在报道尹落雪的生日宴。



        厉氏集团总裁一掷千金,花一个亿为红颜知己过生日。



        画面里,尹落雪虽然坐在轮椅上,却难掩她的清纯美丽。



        厉霆深站在尹落雪身边,一直在照顾她吃东西,眉眼温柔。



        真是男才女貌的一对璧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泪如雨下。



        外婆今天下葬,他明明答应帮忙处理后事,此刻却在为白月光庆祝生日。

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此刻,顾眠终于明白。



        原来不爱你的人,就算为他付出一切,也是换不来一点回应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心里有一个秘密,她爱了厉霆深十年。



        原本他是高不可攀的神邸,而她只是芸芸众生中最不起眼的一个普通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像两条平行线永远不可能交集的两个人,因为一场车祸而改变了命运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三年前,厉霆深车祸重伤,成为了植物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厉家寻遍名医都毫无办法。



        厉老夫人信风水,提出要给厉霆深娶妻冲喜。



        跟他指腹为婚的尹落雪却在此刻突然被绑架。



        眼看冲喜吉日就要到了,厉老夫人只能重新寻找八字符合的女孩,无意中发现了在厉家当兼职护工的顾眠。



        作为交换,顾眠生病的外婆可以住进厉氏集团旗下的医院免费治疗。



        厉家的医院是华国顶尖的,费用昂贵,普通人根本承担不起。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没多犹豫地答应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没有人知道,她之所以答应,不单单是为了外婆,也是为了成全自己的爱情。

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在那之前,她已经喜欢了厉霆深整整七年,喜欢到哪怕他一辈子醒不过来,她也愿意守着照顾他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月后,厉霆深奇迹般地苏醒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在得知自己娶妻冲喜,厉霆深震怒,立刻提出离婚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当他在无意中知道顾眠是稀有的熊猫血后,离婚之事居然闭口不提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从那以后,顾眠成为了尹落雪的移动血库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为了让厉霆深开心,顾眠从未有过怨言。



        那两年,她尽心尽力照顾他,照顾他的家人,努力当好一个妻子,直到被诬陷入狱。



        十年,整整十年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最纯粹的爱情,最无私的付出,都给了厉霆深,换来的什么?



        是他眼里心里都只有尹落雪,对她不屑一顾毫不在意。



        或许是她错了,她不该不知天高地厚,妄想有一天他能把视线从尹落雪身上移开,发现她的存在。

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出狱这天,下起了雨。



        没有人来接她,她转了几趟公交车回到厉霆深所在的云悦湾时,浑身都湿透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打开指纹锁进门,迎面看见从楼梯上拾级而下的厉霆深。



        相比于厉霆深的衣冠楚楚,此刻的顾眠狼狈至极。



        厉霆深看见她,眼里闪过诧异,“你怎么回来了?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指尖一颤,轻声道,“我今天刑满释放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抱歉,我忘了。”厉霆深来到她面前停留了两秒钟,“你好好休息,我出去一趟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霆深。”顾眠叫住他,“我有话跟你说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厉霆深抬手看了一眼手表,“我赶时间,有什么话等我回来再说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擦肩而过时,顾眠抬手拉住他的西装袖口,“就一句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厉霆深被迫停下脚步,俊美无双的脸上有了一丝不耐烦,“说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看着他棱角分明的完美侧颜,脸上扬起一个极淡的笑容,开口的语气却格外坚定,“霆深,我们离婚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厉霆深一怔,转头望向她,不解地问道,“就因为我没去接你出狱,你就要跟我离婚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因为这个原因。”顾眠扯了下唇角,“我是真的想跟你离婚,等你空了,我们就去把离婚手续办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顾眠,我现在没时间和心情看你闹。”男人脸色微沉,直接推开她的手,“去冲个澡好好清醒一下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厉霆深开门离开,顾眠站在原地,怔怔地看着某个虚空处发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不够清醒吗?



        不,她很清醒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从来没有这么清醒过。

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上楼放水泡澡,拿起充好电的手机开机。



        时隔一个月,微信收到了不少消息,但没有一条是厉霆深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随意翻了下朋友圈,下一秒,正在划手机的指尖一顿!



        几分钟前,尹落雪发了条朋友圈:【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。】



        配图是她和厉霆深的自拍,男人在低头削苹果,尹落雪对着镜头,笑靥如花。

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