泡书阁 - 网游竞技 - 出狱后禁欲前夫夜夜上门求生崽顾眠厉霆深在线阅读 - 第70章 先生病了

第70章 先生病了

        顾眠冷笑,“那我也最后再说一遍,不可能!”



        两个人正僵持着,一辆车突然从远处驶来,停在他们身旁。



        路朗先生下车,看见眼前的一幕,上前道,“厉总,我来带眠眠走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厉霆深对他还算是客气,“路朗先生,我自己的妻子,当然应该由我带回家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也知道她是你的妻子。”路朗先生严肃道,“做人不能欺人太甚,不然我就算是拼尽全力,用尽所有人脉,也会护眠眠跟你离婚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话落,连站在一旁的程序都慌了下。



        路朗先生虽然本人并没有权势背景,但却一直是各大豪门和政客的家庭医生,人脉极广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如果动用所有人脉针对,哪怕是厉氏集团都得遭受重创。



        程序下意识地望向自家老板,却见厉霆深的眼神不但没有松动,反而更加冰冷。



        路朗先生警告的眼神看着厉霆深,“厉总,别忘了,唯一能救尹小姐的神医路明,是我的同门师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厉霆深像是被这话打击到,眉眼间终于有了一丝动摇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要带她去哪里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跟你无关,烦请厉总自重,不要再来找她。”路朗先生拎起顾眠的行李箱,“我们走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夜凉如水。



        夹杂着水汽的秋风吹来,厉霆深猛地打了个冷颤。



        是着凉的缘故吗?他的心里突然很难受。



        车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从后视镜里看着厉霆深逐渐消失在视线中,松了一口气,“师父,谢谢您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说这种话,眠眠,无论你做什么决定,师父都会帮你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顾眠开口道,“师父,您随便送我去一家酒店住下吧,明天我再去中医堂附近找房子安顿下来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路朗先生提议道,“中医堂的后院刚好有间房空着,原本是准备给我当休息室,但我一直没用,要不你去那住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也好。”住在中医堂,也可以避免厉霆深来找她,“谢谢师父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

        厉霆深回到云悦湾,扯掉身前的领带,疲惫地靠在沙发里。



        手机一直响个不停,他烦躁地接起,“什么事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霆深哥......”电话那端传来尹落雪委屈的声音,“你说过晚上会来看我的,我给你打了一晚上的电话,你怎么没接啊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厉霆深抬手捏着眉心,“有事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因为顾眠吗?”尹落雪试探着问道,“她是不是生我的气了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安心养病,其他的事情不用你管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霆深哥,我不希望你因为我的事情不开心。”尹落雪体贴地开口道,“我知道顾眠恨我入骨,所以才用那么极端的方式逃避给我输血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霆深哥,我知道你把顾眠留在顾家给我输血是怕我万一有不测,又没有足够的血救我,你的心意我懂。可是顾眠坐牢回来后戾气越来越重,我很担心她什么时候抽起风来会伤到你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霆深哥,我思来想去,还是不能连累你,我答应你,以后我都用血库的血,这样你也不必留一个定时炸弹在身边了,她今天能给自己下毒,明天就能给你下毒......”



        厉霆深闭上眼睛,“我知道了,你早点休息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没等尹落雪再开口,厉霆深便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脑袋昏昏沉沉的,胸口也烦躁得厉害。



        厉霆深去浴室冲了个澡,回来后躺在床上想要入睡,脑海里却浮现出顾眠那张决绝冷漠的脸。



        厉霆深翻来覆去无法入睡,脑袋似乎更昏沉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想喝水,却没有力气起身。



        厉霆深摸起床头柜上的手机,打出一个电话,“给我送杯水上来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片刻后,杨妈便端着水敲门进来,“先生,水来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床上的人并没有动。



        杨妈走上前,看见厉霆深的脸,下意识地伸手摸了一下他的额头,惊呼出声,“先生,您发烧了......我马上打电话叫医生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厉霆深缓缓睁开眼睛,低哑的嗓音开口道,“叫顾眠回来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杨妈为难,“可是先生,太太不一定愿意回来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厉霆深更加烦躁难受,“就说我病了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杨妈急忙照做。



        电话接通了好一会儿,顾眠才接起,“杨妈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太,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扰您了,先生病了,烧得厉害,您能回来一趟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病了应该打120,而不是打给我。”顾眠冰冷的嗓音传来,“不要再打来,不然我会拉黑你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杨妈看着被挂断的电话,无奈又着急,“先生,太太不愿意回来......”



        厉霆深已经清楚地听到了顾眠在电话里说的话,脸色早已阴沉如水,“她是不是巴不得我早点病死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杨妈不敢多说什么,“我打电话叫家庭医生来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杨妈关上门出去,留下厉霆深一个人对着天花板失神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还记得他刚从植物人状态苏醒过来时,身体很差,隔三岔五地发烧。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整夜整夜地不睡觉照顾着他。

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会有家庭医生随时进来给他检查身体,顾眠怕失礼,连衣服都不敢换,也不敢躺在床上,好几次困得靠在椅子上睡着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当时只觉得,这个便宜妻子很尽职尽责。



        现在知道她当时的爱意,他才发现,在他不曾注意过她的过去里,她曾经那么认真地爱着他。



        但她似乎从来没有声张过她的爱,婚后这三年,她从来没跟他开口要过任何东西。

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她要了,要的却是离婚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一直认为自己没有亏待顾眠,她需要钱,他给了她富足的生活。



        但现在看来,他的确不是一个好丈夫。

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他从来不知道,顾眠要的不是钱。



        或许,他是时候放手。



        毕竟以她单纯又固执的性格,也的确不适合当厉太太。



        豪门里,只有利益,没有情爱。

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

        中医堂的后院清幽,顾眠住着不仅舒适,而且晚上还可以加班。



        路朗先生编撰了好几本医书,她刚好趁这个时间好好阅读学习。



        晚上十点,值班的医生下班,约顾眠出去吃宵夜。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向来没有吃宵夜的习惯,所以婉拒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关上中医馆的大门,回到自己的工位上继续看书。



        马路对面的劳斯莱斯上,厉霆深始终看着紧闭着的大门。



        前座的司机开口道,“先生,太太应该去休息了,您也回家吧,您身体刚恢复,需要好好养着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厉霆深沉声开口,“你先下班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您......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让你下班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司机颔首下车。



        厉霆深疲惫地靠在真皮椅背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想承认,没有顾眠在,他难以入睡。



        或许仅仅是因为这几天他病了,一定是这样。



        厉霆深转头,望向中医馆的方向,视线突然被一个身影吸引。

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