泡书阁 - 网游竞技 - 出狱后禁欲前夫夜夜上门求生崽顾眠厉霆深在线阅读 - 第126章 能跟我睡

第126章 能跟我睡

        霆深顾眠好奇,“什么消息啊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听言律师说,最近帝都有件大事,国外有个超级牛逼的大财团要入驻帝都,海边那幢刚建好的摩天大厦原来就是他们的,可见有多有钱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是说厉总已经在筹备公司了吗?这可是块大肥肉,随便咬上一口,以厉总的能力,一定会大有作为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吗?”顾眠一喜,旋即又道,“既然是这么大的肥肉,那盯着的人一定很多吧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当然,老季现在被我瓜分走一半家产,就指着攀上这条线壮大公司呢,别说老季了,就连厉家和孙家都没落下,人家还没正式入驻,就想方设法去找门路攀关系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据说这个财团的大老板是咱们华国人,准备回国发展了,绝对能成为帝都的新势力,帝都很快就要迎来大洗牌的局面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不免心动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连厉宏宣都想要搭上的线,可见实力有多强大,在眼下这种被厉宏宣打压的情况下,这是厉霆深最好的机会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一定要想办法!

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”手机那端的季太太还在说着,“明天摩天大厦对外开放,我们去购物,没准运气好还能偶遇这位财团大老板呢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购物?那里不是办公楼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你就不知道了吧,听说里面有大型商场,奢侈品牌云集,平时抢不到的款式那里应有尽有,咱们得早点去,不然可就要被那群豪门阔太抢完啦!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向来不喜欢购物,但不想扫季太太的兴,还是答应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

        翌日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两个人约好在摩天大厦前碰面。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离得近,先到了一步,在门口等着季太太。



        季太太没等到,倒是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


        尹落雪穿着短裙黑丝过膝靴,外套是白色皮草,拎着几百万的限量款包,俨然一副贵妇的模样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顾眠?真是巧啊。”尹落雪径直走到顾眠面前,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内心一阵无语,“关你什么事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尹落雪并不生气,趾高气昂地开口道,“你是来逛街的吧?也是,趁着霆深还有几个小钱,赶紧买一两个喜欢的包吧,不然等他破产,可就什么都买不起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没理会她,直接走开了两步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别急着跑啊。”尹落雪追上去,“说两句就不开心,你玻璃心啊?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停下脚步,转身看着她,“你再不进去抢,包可就没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尹落雪嗤笑一声,“果然是眼皮子浅的东西,你以为我是来买包的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然你还是追着我来这里的?”顾眠淡笑道,“尹落雪,你别告诉我你一直喜欢的不是霆深,而是我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,我今天可是来见这里的大老板的,比你不知道高多少个档次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蹙眉,没想到尹落雪这么快就搭上这条线,直接来跟财团大老板见面了!



        尹落雪得意的道,“等我帮宏宣拿下这位大老板,厉氏集团就无人可超越了,到时候我就是功臣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打量着她,“......所以你今天不是来买的,而是来卖的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尹落雪瞪了他一眼,“你懂什么!打扮漂亮是对别人的尊重,哪像你,天天穿得跟学生似的,土里土气,一看就是乡下来的!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:“......”



        尹落雪不屑地嗤笑一声,“说了你也不懂,咱们走着瞧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话落,她便扭着腰走向大楼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站住。”门口的保安拦住她,“本大厦禁止小姐入内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听错吧?不允许小姐入内?”尹落雪指着刚赶来的季太太,“难道只允许这种结了婚的中年妇女进去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保安嘴角抽搐,道,“你理解错了,我说的小姐,是妓女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噗......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实在没忍住,直接笑出声。



        尹落雪气得脸都涨红了,“你说谁是妓女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打扮就是妓女,赶紧走,不然我叫人来轰你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......”尹落雪气得快要抓狂,“你一个小小的保安都敢这么跟我说话,你知道我是谁吗?我可是厉氏集团厉董的人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厉董是吧?”保安拍了拍心脏的位置,“我好怕啊......滚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别说是尹落雪,连顾眠都惊呆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位幕后大老板究竟是什么来头,居然连厉宏宣的名号都不怕,而且连手底下的保安都敢这么嚣张,那这位大老板岂不是要上天?



        尹落雪气得差点没晕倒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且是当着顾眠的面这么下不来台,简直令她抓狂!



        “顾眠,你笑什么笑!”尹落雪咬着后槽牙,“我进不去,你就能进去吗?你也不撒泡尿照照,看看自己什么玩意儿......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......”季太太刚要上前理论,就被顾眠拉住了,“狗咬我一口,我一般不会咬回去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尹落雪怒道,“你说谁是狗!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摊摊手,“当然是你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果然是乡下来的没素质!难怪被人看不上!”尹落雪嘲讽道,“我听说你那个活死人婆婆可是急了,想要霆深娶孙家小姐联姻呢,还真是狗急跳墙,连石女都要!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听着格外不舒服,“都是女孩子,你有必要背后这么说人家?”



        这种天生的残疾是没有办法选择的,连产检都查不出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没有人要求非要对别人的苦难感同身受,但最基本的尊重一定要有。



        尹落雪不以为然,讥诮道,“哟,这还护上了?是不是因为霆深快破产了,你想攀上孙家帮助他啊?只是可惜,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帮不了你们,在帝都,还是我的宏宣说了算!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笑笑,“那你还不赶紧回去好好伺候他?毕竟他可不是什么专情的人,没准很快就会有更年轻漂亮的女人来取代你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尹落雪被戳中痛处,脸色顿时黑了下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是她所担心的,男人都是爱新鲜的,更何况是厉宏宣这种单纯靠下半身思考的动物!



        “顾眠,咱们不理这种不自爱的东西。”季太太拉起顾眠的手走向大楼,“就像保安说的,她就是个小姐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......”尹落雪气得在原地直跺脚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原本以为,顾眠也会被拦在门外,没想到保安不仅给她们放行,还恭恭敬敬地颔首,“两位请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尹落雪快气疯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但同时,她也更清醒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一定要稳住自己的地位,才能把这些讨厌的人都踩在脚下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仅仅是要抓住厉宏宣,有机会的话,她还要攀上更高的高枝,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!

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

        翌日下午,言慕约顾眠在一家咖啡店签合同。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略微翻了一下合同,便直接拿笔签字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言慕颇为诧异,“顾小姐不仔细看看吗?万一我坑你呢?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笑笑,“听说你们律师如果想在合同上动手脚的话,普通人是看不出来的,所以我不需要看那么仔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顾小姐真有趣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言律师,恕我冒昧,国外刚回来的那个财团,你熟悉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言慕挑眉,“怎么,顾小姐感兴趣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。”顾眠坦然道,“我先生是商业奇才,如果能合作的话,是双赢的好事,言律师人脉广,我想请你帮忙搭线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恕我直言。”言慕拿小勺搅着咖啡,“顾小姐应该听说过一句话,落难凤凰不如鸡,在我看来,你先生现在就是这种境地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这么觉得。”顾眠弯了下唇角,“我先生一开始就预料到自己会失去什么,但还能毅然决然放弃家族企业,在我看来,他是一个很有魄力的人,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这种魄力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维护他,你很爱他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,他是我丈夫。”顾眠不假思索的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向来很乐意成全人。”言慕喝着咖啡,“我可以帮你引荐,至于能不能谈成合作,要看顾小姐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举起手里的咖啡,“谢谢言律师,你的帮助我没齿难忘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顾小姐客气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

        周六,裴家把小宝送来御华府。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下去接,没想到送小宝来的是裴谨川。



        裴谨川没下车,只是放下车窗,“我听说厉霆深被厉宏宣掣肘,新公司寸步难行,需要我帮忙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。”顾眠婉拒,“我不过问他的工作,不过我想他应该不需要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以厉霆深的性格,是不可能接受裴谨川的帮助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裴谨川没有强求,“晚点我来接小宝,需要帮忙的话随时告诉我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牵着小宝上楼,两个人坐在沙发前画画,听着小宝讲这一周的趣事。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抽空去切了果盘,先拿给小宝吃,再给厉霆深送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书房的门没关,顾眠站在门口,看见厉霆深正对着电脑办公。



        都说专注的男人最帅,顾眠又一次验证了这个说法。



        的确帅到没边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敲了两下房门后走进去,“吃点东西歇会儿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厉霆深喝了一口咖啡,“味道不错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弯了下唇角,“等会儿我去买菜做饭,你帮忙看着点小宝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晚餐加了两个小宝爱吃的菜,他吃得格外开心,“顾眠姐姐,我今晚能住在你家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还没开口,就被厉霆深抢了话,“不行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小宝转头看着他,“为什么不行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厉霆深问道,“你留下,是不是还想跟顾眠姐姐睡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啦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不行。她是我老婆,只能跟我睡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小宝气鼓鼓的道,“厉叔叔可真小气!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笑得花枝乱颤。



        见小宝气郁,顾眠只能解释道,“小宝,小朋友不能轻易在外面留宿,爸爸会担心你的。而且你已经出来一下午了,晚上就应该陪你爸爸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行吧。”小宝勉为其难地答应,“但是顾眠姐姐,我下周还要来找你玩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怕厉霆深在家憋得烦闷,晚饭后借口说要送小宝回家,请他负责开车。



        帝都的冬天很冷,户外不好活动,两个人送完小宝后便开着车在市区转悠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霆深你看!”顾眠指着前方的摩天大厦,“我听说这栋大厦高达150层,是华国第一高楼,据说比云层还要高呢,而且刚落成就获得了很多建筑大奖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喜欢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谁不喜欢啊,有机会的话我真想去顶楼看看,感受一下把云踩在脚下的感觉,那种感觉一定很好。”顾眠八卦道,“对了,我听小道消息说,这栋摩天大厦是国外一个财团的,而且很快要入驻帝都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消息还挺灵通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拿出手机对着摩天大楼拍照,“我现在是师父的徒弟,认识的人多,没准哪天还能认识这里的大老板也不一定呢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厉霆深挑眉,“认识他干什么?改嫁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胡说什么呢。”顾眠笑出声,“认识了不就有机会上去看看了吗?而且你的能力这么强,万一能有机会合作,岂不是很好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厉霆深点点头,“听上去是不错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见他没有抗拒,安下心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既然他能接受合作,那她就能放心让言慕引荐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

        言慕的动作很快,没两天就打来电话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财团大老板已经在帝都了,明天下午两点你来我的律所找我,我带你去见他。不过为了避免唐突,只能我们两个人去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没把这事告诉厉霆深,反正是下午去,晚上她还可以准时回家做饭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早起床,顾眠便在梳妆台前化妆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怎么突然化妆了?”厉霆深问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平时基本上只是擦个防晒,很少化妆,但素面朝天的脸已足够惊艳。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搪塞过去,“突然想化了,女孩子怎么可能不爱美呢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厉霆深笑着低头亲了下她的发心,“厉太太不化妆也美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灿烂一笑,“厉先生也很有眼光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午后,顾眠准时来到的律所外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打了个电话过去,言慕很快出来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顾小姐,这位大老板比较神秘,见面地点由他说了算,并且在去的途中全程会用黑布蒙住我们的眼睛,不知道你介不介意。”言慕道,“如果介意的话,我现在可以取消见面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有点犹豫,安全方面她还是有点担心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但事关厉霆深的前途,加上现在是大白天,她还是想赌一把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问题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好,我们现在出发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两个人把车开到一个商场的地下停车场,下车后来到一辆保姆车前。



        车门很快被打开,车上下来一个黑衣保镖,拿出布条将两个人的眼睛蒙住后才让他们上车。



        车子很快启动,因为蒙着眼睛,顾眠并不知道车开去了哪里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顾小姐很有胆识。”耳边传来言慕的声音,“你难道就不怕这一趟会有什么危险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笑笑,“有言律师在,应该不会有危险吧?毕竟我出来之前跟我师父说了,我是来找言律师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言慕低笑出声,“顾小姐这么说,我压力很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言律师说笑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一直试图听车外的动静,好判断自己被带去了哪里。



        但不知道是房车的隔音实在太好,还是他们已经远离了喧闹的市区,她根本听不清外面的声音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车子终于停了下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两个人被带下车,但眼睛上的布条并没有被取下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的手臂突然被人握住,旋即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,“两位请跟我来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顾小姐,别紧张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耳边传来言慕的声音,顾眠稍稍安心了些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很快被带进了电梯。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判断这里应该是一处非常高的建筑,因为电梯上行的时间格外的长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叮”的一声,电梯门终于被打开。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被带出电梯,走了一点路后停了下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到了?”顾眠问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两位请坐下稍候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被女人扶着坐下,手臂很快被松开。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开口道,“请问我们可以摘下布条了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顾小姐请稍等,等大老板来了,您才可以取下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没一会儿,顾眠便听到了足音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安静地坐着,原本以为对方会让她取下布条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下一秒,一个力量突然握住她的肩膀,将她往后推去!



        顾眠猝不及防,直接躺了下来,一个强有力的身躯将她压住,清冽的男性荷尔蒙气息扑面而来!

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