泡书阁 - 都市言情 - 小皇后她娇软又甜糯在线阅读 - 第421章 “梆梆”就是两手柄

第421章 “梆梆”就是两手柄

        茶音从没见过这般恶心下作的人,冷冷看着那个朝着自己就过来的温六爷。

        气鼓鼓的小姑娘杀气腾腾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暗处里,路三带着几个小厮猫在暗影里,见状连忙摸向腰间别着的刀准备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花念见状,却拉了他一把,“那个软脚虾温六爷哪是小殿下的对手!若小殿下需要咱们,会叫咱们过去的!这人也太恶心了,小殿下不亲自教训他一顿哪里解气!”

        果然知主莫若仆,就在温六爷目光阴诡地凑到茶音的面前时,小姑娘斜了一眼小厮还举在她面前的灯笼,琉璃杏眸一眯,抬手拽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——”小厮被小姑娘这惊了一下,随后顿觉不妙。

        温六爷还丝毫无觉,直勾勾地盯着茶音那恍若惊鸿的粉玉娇面,笑眯眯地凑了过来道,“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梆——!

        茶音都不用他开口恶心她,抬手就用灯笼柄把他直接敲晕。

        旁边的小厮顿时嚷嚷起来,“放肆!表姑娘,你做什么!你怎么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梆——!

        茶音轻轻捻了粉黛眉心,嫌吵地反手也给了这小厮一灯笼柄,杏眸闪厌恶,光亮流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出来吧。”小姑娘软糯的声调轻轻响起,早已没了多少气恼,她看着地上倒着的这两个恶心玩意,灯笼柄有一搭没一搭地敲着掌心,沉思片刻。

        花念立马带着路三和几个小厮走了出来,不过路三和他手下的人识趣地没有上前,只站在巷尾灯笼下,肃立等着吩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殿下,这两个人您打算怎么处理?”花念来到了茶音的身边,轻声道,“路三哥带了不少人来,您吩咐一声他们即刻就去办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小丫头一嘟嘴,狠狠剜了地上俩人,凶巴巴,

        “依奴婢看,如今暮色沉沉,把这俩人扔去花柳巷里去便是!他俩在街上晕到天亮正好!若中途醒了,肯定转头就进那勾栏瓦舍里了,要是被哪个楼里的老鸨捡回去,趁机讹上一大笔就更好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茶音听着自家小丫头的气话,虽没什么道理,不过听着着实可乐,她不禁抿唇一笑,嗔了花念,“你这小脑袋里成日都想些什么馊主意啊!比五哥哥的还不靠谱!”

        花念见自家小殿下笑了,也俏皮地吐了吐舌头,跟着傻嘿嘿地笑,也不反驳。

        茶音看了一眼远处恭敬肃立的路三等人,不禁在这恶心的大宅子里,由衷地感慨,果然还是自家的人正经良直,军汉又怎么了,她觉得自家军营里的糙汉都比这温家靠谱有礼太多!

        “花念,你让路三把人分成两拨,一拨人把这个小厮扔去黄姨太那,另一个人去找温掌,告诉他温六爷晕在这了。”茶音吩咐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花念闻言,虽眼里有些疑惑,但还是立马应了,提着裙子跑去交代了路三。

        路三听后,立马朝小姑娘拱了拱手,招呼着人便去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路三哥,你记得提醒一下去找温老爷的那位哥哥,别提到我家小殿下。”花念特意嘱咐了一句,“这事太恶心了,可别把我家小殿下牵扯进去,让他们自己掰扯去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路三点头,“花念姑娘放心,待会儿我亲自去找温老爷说,定不会说露小殿下半个字!”

        花念点点头,笑着夸了一句,“路三哥去我就放心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路三嘿嘿笑着挠了挠头,好生地送了这俩位小姑娘往后院走去,还是遣了两人远远跟着,直到把她们送回了柴院。

        茶音回到了自己的屋子,这才真的松了一口气,她的手还在轻抖——是气的!才不是怕!

        花念赶紧给小姑娘温了一盅热牛乳,还加了两块糖块进去,端到了她的面前,“姑娘趁热喝点温牛乳吧!奴婢给您加了甜,快去去恶心!”

        茶音表扬地给了自家贴心小丫头一个甜笑,端了甜甜的牛乳小口抿着,没一会儿就舒坦地吐出了一口浊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花念把屋子里的灯烛都点上了,屋里亮堂堂的,窗子前挡上了素毡窗屏,从外头却只能瞧见屋里隐隐约约的光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殿下,这温老爷也太下作了!他这是什么意思啊!想把殿下您塞到他宝贝儿子的屋子里吗!这外甥嫁舅舅,不得让人笑话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茶音吞着甜甜的牛乳,方才的恼气已散了大半,她放下热盏道,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可不是我那外祖的主意,只怕他知道也得气个半死。我这位外祖虽然冷血自私,但他只会逐利,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可不会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花念惊讶,紧接着又是不解,“啊?可那小厮不是温老爷派来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茶音嗤笑着摇了摇头,“那小厮是外祖身边的人不假,不过他今日把我往温掌书房带可不是听了温掌的吩咐。不然,你猜我为什么要路三把他丢到黄姨太院子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花念小丫头懵了懵,这才后知后觉地一敲脑壳,反应了过来,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是听了那黄氏的吩咐?!难怪殿下要把那小厮扔去黄氏那!可为什么呀,小殿下跟她又无冤无仇的!她干什么要这样对小殿下?”

        提到这个黄氏,茶音小姑娘又抿了一口甜牛乳,压了压心头的恶心,

        “她是想让她那儿子心思从那妓子身上移开。别看这黄氏自己是个妓子,但她可不愿儿子也纳上一个妓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何况这黄氏应该也清楚,现在的温六爷和当年的温掌可不一样,温掌当时是在县里当太爷,而且已有妻室,他纳便纳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温六爷呢?他尚未娶亲,更没个正经差事,还是在京城,甚至是温家刚到京城的这个时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花念听着自家小殿下的分析,却觉得更恶心了,气得都不知该说什么了,“那、那她怎么能把主意打到小殿下身上呢!这这舅舅对外甥……这这这不是更更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小丫头说都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茶音也一阵反胃,更是因为她知道黄氏打的什么主意!

        “谁让我昨日已经被我那三表姐算计过一次了,第一次我出现在孙公子那还可能是真的被三表姐骗了,若我今日再出现在温六爷面前呢?若还‘成功’被害了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花念听着,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,哽了半天,狠狠气愤道,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啊!那她就能把小殿下您拉下水吗!也不看看她儿子是个什么东西!就算她不知殿下您的身份,您也是温家嫡长女生的,更是在王府长大的!他一个庶子,怎么配!而且殿下您都尚未到婚嫁的年纪!”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